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扬州档案 > 扬州档案
“吴城邗沟通江淮”扬州开篇
发布日期: 2014-01-06  访问量:




























 




    

扬州建城已近2500年。回溯源头,其建城序幕仅从寥寥几字可考记载中缓缓拉开——“秋,吴城邗,沟通江淮。”吴王夫差进军中原,北上争霸,为屯军储粮,在蜀冈之上筑邗城,开邗沟,从此开通了扬州从“蛮夷”通向繁华的道路。舟楫之便,使之后的扬州曾经数度繁华,得文人之胜,成为全国重要经济文化中心、对外文化交流中心之一,同时是王侯贵族、文人商贾的钟情之地。

    2500年来,邗沟被视为扬州的文明“源头”,邗城则是扬州人最初的精神“原点”。今天,我们追寻历史的遗迹,察看岁月的沙漏,从源头和原点出发,一路领略扬州这座通史之城的繁华与沧桑,更迭与巨变。


    寻证


    战国青铜剑见证扬州先秦时代军事地位


    在扬州博物馆的“广陵潮”展厅内,六件战国时期的冷兵器:铜斧、铜锛、铜矛、铜剑、铜戈极为引人注目。其中的两把铜剑,器形完好,历经两千余年仍光亮可鉴。 


    其中一把战国青铜剑,长59厘米、宽5厘米、茎长9.5厘米,剑身瘦长,剑脊挺直。“铸造的长度传递出,这是专属于吴越之地的铜剑。”扬州博物馆保管部负责人介绍,因地域的差异,南北方所造之剑,形制各有特点。北方地区多陆地战,长兵器较为实用,而吴越之地水网纵横,擅长水战,短兵相接,近距离作战而更宜使用短剑。 


    这把出土于扬州的青铜剑是由省文管会于1957年移交而来,专家的鉴定报告这样写道:“在剑叶凸棱处有鎏金线条,更具特色。”剑中心有条长长的金黄色线条,专家们普遍认为,鎏金线条是在铸剑时,工匠们加入了合金,用来增加剑的强度,这样的铸造技术在当时已着实精湛。 


    除了这一把颇具特色的鎏金宝剑,博物馆的另一把战国青铜剑出土于仪征。由于两把剑的剑身均没有刻字,宝剑主人的身世扑朔迷离,而作为“吴越剑”,这两把兵器能否让我们看到先秦时期扬州的历史一角呢?春秋战国时期,扬州地处吴、越、楚三国的势力范围之内。扬州博物馆专家说,从目前出土的文物来看,扬州仪征破山口就曾先后出土大量的青铜兵器。这就说明,先秦时代扬州是一个军事要塞,除士卒佩剑,士大夫佩剑也成为潮流,由此扬州陆续出现大批工匠进行铸剑。这些铸剑之声仿佛犹在耳边,引人遥望吴王夫差筑邗城开邗沟之举,扬州城的历史便由此打开一个新纪元。


    穿越


    蜀冈之上邗国为城市历史“原点”


    蜀冈之上邗国为城市历史“原点” 


    《左传》鲁哀公九年(公元前486年)载:“秋,吴城邗,沟通江淮。”吴王夫差为进军中原,北上争霸,在蜀冈之上筑邗城,开邗沟,以屯军储粮。


    根据相关文献大致推知,邗城的南沿贴近蜀冈南面的断崖,城呈方形,板筑城垣,周长约十华里;邗城无南门,因为南冈之下便是长江,无路可通;北面仅有一个水门,只有东西设有城门。城南有两道垣,外城垣和内城垣之间有壕沟,外城之外也有壕环绕。


    邗城建成不久,吴国被越国所灭,邗城归越。周显王三十五年(前334年),楚并越,邗城又属楚。历来修城,都是在邗城旧址的基础上扩建或修建。夫差始筑邗城之后,楚王筑广陵城,汉代吴王刘濞筑城,一直到后来的唐城都在蜀冈上。以后随着长江航道的南移,蜀冈脚下的冲积平原逐步向南扩大,西晋、东晋和南朝时期的广陵城也开始向蜀冈以南扩展。


    学者韦明铧介绍,周武王灭商之后分封天下,将自己的小儿分封到邗,称为邗叔,是为邗国。邗在古代通干,所以有人说,铸剑名匠干将是邗人。邗国在历史上没有留下辉煌的记载。等到江南的吴国消灭了邗国,邗才因邗城、邗沟、邗江而留名青史。


    “最早灭邗的吴王其实并非夫差,而是夫差的先祖寿梦。”韦明铧说,寿梦将邗国变成了吴国的一个邑,他在一支戈上镌刻着“邗王寿梦,乍为元用”的铭文,意为邗王寿梦所作之戈非常适用,可见吴王也就是邗王。


    考古


    几经重筑,邗城位置成谜


    邗城在哪里呢?学者韦明铧说,目前有三种说法。一说在仪征,一说在湾头,多数人认为在平山堂后的蜀冈中峰。《太平寰宇记》叙述邗城的方位是:“城在州之西四里蜀冈上。”具体地说,东至象鼻桥,西至观音山,南自梁家楼子,北迄尹家桥头。历来修城多以旧城址为基础,以此思路来倒推,邗城很可能叠压在今唐衙城之下。


    考古专家通过对蜀冈上的城墙解剖发掘,结合文献资料分析发现,蜀冈上发现的最早城址应是战国时代的广陵城。但考古专家指出,《左转》记载的邗城,与战国时期的广陵城不是同一座城,那么邗城究竟在什么地方?《水经·淮水注》记载邗城位置云:“昔,吴将伐齐,北霸中国,自广陵城东南筑邗城,城下掘深沟,谓之韩江,亦曰邗溟沟。”这段记载明确指出邗城在广陵城东南。


    2009年,扬州市文物考古队在“广陵城”以东的蜀冈上进行现场清理调查,在沈家山挖出陶质井圈,它正好在广陵城的东南方位,即蜀冈东端的高地上。考古还发现,在井圈周边的填土中,出土大量绳纹板瓦、简瓦和少量印纹硬陶片,时代早于汉,专家判断为战国遗物。邗城为春秋晚期修筑的城,13年后,春秋时代结束。所以邗城存在的时间短,但城池后来被战国人占领并居住,所以出土大量战国遗物。考古专家认为,沈家山这个地点很可能是古邗城位置。


    2011年,我市为配合扬州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工作,由扬州唐城考古工作队主持,洛阳市文物钻探管理办公室承担,对扬州唐子城-宋堡城遗址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考古调查勘探工作。资料记载当时调查勘探完成了普探探孔20余万个,发现各类遗迹676处(包括近代墓葬124座),重要遗迹大致可以分为夯土带、壕沟、建筑基址、门址、道路、窑址、水井、灰坑等八类。其中一项重要发现是:遗址区内水系极为发达。


    “勘探发现十三片大型淤土区,从其平面分布、土质、深度等情况综合分析,我们推测这十三片淤土区原为壕沟,其功能可分为城濠、给排水、景观类水系等三类,有的也很可能与不同时期的大型建筑有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扬州唐城考古工作队队长汪勃曾撰文指出,根据扬州历史沿革的相关历史文献和几十年的考古发掘资料,结合2011年的调查勘探结果,全面分析唐子城范围内的地形、地势、地貌,可以推测蜀冈南缘可能有扬州最早的城址,其后的战国楚广陵城、汉广陵城、六朝(东晋)广陵城、隋江都宫(含宫城、东城等)等时期的多个城址有一些线索。


    唐子城东南隅的部分城垣东段以东、南段以南、北部短墙部分以北有城濠;北部东西向短墙以北城濠有继续向西延伸与水沟成一体,构成城墙外护城河的可能;西部在汉墓博物馆和唐城人家饭店之间至今仍存可能与宋堡城东墙外城濠相关的水沟,推测这条水沟或即为该小城墙的西侧城濠。如此,构成了一个四面有城垣、城垣外侧有城濠的小城。


    “以上城垣如果能通过发掘确认,那么与之相关的城濠就当与邗沟有关。”汪勃认为:“蠡测若成立,则该小城或许就是邗城,其南边、东边的城濠或许就是古邗沟。”


    无论邗城的位置在哪里,它不仅是吴国北上争霸的桥头堡,更是吴王夫差的临时都城。夫差像他的先祖一样也自称“禺邗王”,也即“吴邗王”,表明他把邗城当成了他的临时都城。可以说,邗城是连接江南与中原的重要驿站。


    寻证


    古邗沟遗址今犹在,大王庙饱含感念之情


    历经2500年后,今人依旧能够寻踪古邗沟?  


    古邗沟遗址在今黄金坝向西至螺丝湾桥之间,长近2公里,宽20米左右,两岸依然树木葱茏,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解放后,在邗沟遗址曾先后出土过唐代木船和楠木驳岸,还出土了一些有几何印纹的硬陶残片,经考证,为春秋时期遗物。邗沟中段,有一石桥名“邗沟桥”,为清代所建。


    在黄金坝桥东北,有一座大门朝北、青砖黛瓦的巍峨庙宇。拱形的券门上方是一块镌刻有“邗沟大王庙”五字隶书的石额,庙内供奉着夫差、刘濞的两座神像。


    信步走到大王庙的后面,就是流金淌银的古邗沟。正如民间所说的“水路就是财路”,这条交通要道,书写了扬州汉代的初兴、唐代的繁华和明清的鼎盛。嘉庆《重修扬州府志》记载:“邗沟大王庙,在城北三里,邗沟之阳,庙像衮服。相传吴王夫差筑城邗沟,后人祀之。”与夫差一起享受后人供奉的是汉代“能薄赋敛”“擅山海利”的吴王刘濞。


    “邗沟对古代扬州的交通、经济作出了巨大贡献,同时也为扬州城繁盛发展进步提供了坚实基础,大王庙饱含了扬州人民对吴王夫差的感念之情。”韦明铧表示。


    穿越


    开邗沟夫差北上争霸


    夫差开邗沟,扬州得以生。 


    2500年前,荒芜的土地迎来了一群陌生客到访,他们在统领者的要求下,利用各种铁质工具夜以继日地凿深沟,引长江水向北入淮河。


    春秋末期,吴王夫差即位以后,北上伐齐,进军中原和晋国争霸。吴国地处长江下游,河网纵横,交通全靠水路,舟师则是吴军的主力。长江淮河之间无直接通道,北上代齐需由长江出发入海,再绕道入淮,航程过长,海浪过大,使之不得不想以人工河沟通江淮。


    邗沟完工,河道不宽不深,每日,运送粮草的大小船穿梭不息,民众汇集。战争中统领者从这里调兵遣将,吴国的军事主力因此得以成功北上,实现吴与晋及北方其他诸侯在黄池会盟,并坐上霸主之位。此后,从吴都出发,一路可入海北上,一路可从长江入淮河,南北的水上交通出现了新局面。


    “这项大型水利工程在当时所耗用的人力、物力,以及财力之大,毋庸置疑,至今邗沟仍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人工运河。”学者韦明铧表示,此外,夫差筑邗沟时,曾在邗沟与淮水交汇处的末口筑一道拦河坝——“北神堰”,防止邗沟水下泄入淮,这是利用埭堰进行人工渠化河流的最早尝试。


    隋大业年间,隋炀帝以扬州为中心,在邗沟的基础上进行南北扩掘和连接,大规模全线开凿大运河


    在古代陆路交通不发达的情况下,邗沟及后来的大运河,便成了扬州市最重要的运输途径。尤其到了唐代,扬州成为全国漕运的中心,占有重要政治、经济、文化地位,此时的扬州商贾如云,极尽繁华,获得“维扬雄富冠天下”的美名,造就了扬州一段最辉煌的时期。


    考据


    引长江至山阳入淮水通利千秋


    “霜落邗沟积水清,寒星无数傍船明。菰蒲深处疑无地,忽有人家笑语声。”北宋诗人秦少游诗里的邗沟有一点凄然,但很唯美。其实了解扬州水利历史的人都知道古邗沟曾有“十三变”之说。历史文献多有记载,譬如清代学者刘宝楠在其《宝应图经》一书就曾详细地记录了历史上邗沟在宝应段的十三次变迁,其中《历代县境图》有一幅名为“邗沟全图”,图上清晰地标明了当年邗沟流经的线路:“从长江边广陵之邗口向北,经高邮县境的武广湖东、陆阳(渌洋)湖西,下注樊良湖……”这段描述与郦道元的《水经注》对中渎水(邗沟)的走向表述基本一致。


    根据《汉书·艺文志》以及郦道元的《水经注》记载,当时的邗沟路线大致是:南引长江水,再从如今观音山旁的邗城西南角,绕至铁佛寺稍南的城东南角,经螺丝湾、黄金坝北上,穿过今高邮南30里的武广湖与陆阳湖之间,进入距今高邮西北50里的樊良湖;再向东北入今宝应东南60里的博芝湖、宝应东北60里的射阳湖;出湖西北至山阳(今淮安楚州)以北的末口,汇入淮水。


    但《宝应图经》所说的“邗沟十三变”,时空上主要讲从三国至明代长达1400年之久的古邗沟演变史,地域上则是讲从湖道变为河道的邗沟十三次演变史。此外还有清光绪年间徐庭曾撰著的《邗沟历代变迁图说》,也是从宏观上阐述邗沟变迁。而发源于扬州城的古邗沟,有关其水系在城区分布的记载却很少有人提起。


    2014年,由扬州牵头联合申报大运河世界文化遗产成功与否将最终落槌。而这流淌千年,至今仍承担重要运输、灌溉等功能的大运河,是依邗沟之基础而凿。也就是说,邗沟就是大运河的起始河段。


    此后漫长岁月中,邗沟虽历经迁徙,但扬州的中枢地位却未改变过。


    ◆延伸阅读◆


    《邗沟故道图说》


    重现七次变迁


    对于邗沟的相关记载不多。此前,我市曾发现一张清代刻本《邗沟故道图说》,其上表明了从古邗沟开凿至清代光绪年间,邗沟故道变迁了7次。


    这本“邗沟故道历代变迁图说”,书后面落款处为“甘泉徐庭曾庆孙著”。书中专门用地图的形式展示了邗沟故道以及历史上的7次变迁,每张图都配有文字,更形象更直观地展示了千百年来邗沟故道在历代的变迁。 


    “徐庭曾是清代人,不仅《邗沟故道历代变迁图说》一书很知名,《扬州历代疆域沿革图说》也是此人的作品。”双博馆保管部副主任庄志军介绍,该书为清光绪刻本,国家图书馆有藏,收录于2004年出版的《中华山水志丛刊》,列于水志细目第16册——《邗沟故道历代变迁图说》一卷,由徐庭曾撰写。


    “邗沟是中国大运河的发端,同时贯穿了扬州的古代史。在大运河申遗工作进入倒计时阶段以及建城2500年即将到来之际,该书的发现,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业内人士表示。


    “第二条邗沟”


    主要运盐


    “缘水而兴的扬州,历史上曾经开过两条邗沟。”市水利专家徐炳顺曾表示,除了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开邗沟、筑邗城”为人们所熟知外,300多年后的公元前179年,吴王刘濞也曾开凿过一条“邗沟”。相关记载首见于《宋史·巻九十六》:“吴王濞开邗沟通运海陵。” 


    在清康熙修撰的《江南通志》中,同样有引用《惟扬志》记载:“吴王濞开邗沟自扬州茱萸湾通海陵仓及如皋蟠溪,此运盐河之始。”《中国国家地理》中,对“通扬运河”这样解释:贯通江苏省南通、扬州两市的人工河道。古称邗沟。始建于西汉文景年间(公元前179—前141),由吴王刘濞主持开凿。


    据徐炳顺研究发现,“第二条邗沟”的水道走向是东西向,而“第一条邗沟”则是南北向。也就是说,吴王刘濞开的邗沟与吴王夫差开的邗沟,两条水道的交汇点是茱萸湾,并由此分岔——一道向北至樊良湖(即今高邮湖),一道向东入运盐河(即今通扬运河)。


    “第二条邗沟”是刘濞时代的名称,作用主要是运盐。清宣统元年(1909),官方改称该水道为“通扬运河”,并一直沿用至今,几经兴衰,如今的“第二条邗沟”已经与芒稻河、红旗河、新通扬运河等沟通,成为连接长江与里下河水网的重要水道枢纽。


    制图:杨宗昭    本报记者 赵天 孔茜 周晗


    ◀战国青铜剑


    (扬州博物馆藏)